中关村银行涉嫌违规发放经营贷 三年换三任行长业绩吊尾灯
发布时间:2021-05-11
据自媒体“独角金融”报道,北京中关村银行(下称中关村银行)的经营贷业务存在通过助贷机构包装贷款人资质等情况。然而,这已经不是中关村银行第一次因贷款管理问题触碰监管红线……  个人贷款管理频频出现问题,违规问题的滋生与中关村银行行长职位长期空缺,频繁更

据自媒体“独角金融”报道,北京中关村银行(下称中关村银行)的经营贷业务存在通过助贷机构包装贷款人资质等情况。然而,这已经不是中关村银行第一次因贷款管理问题触碰监管红线……

  个人贷款管理频频出现问题,违规问题的滋生与中关村银行行长职位长期空缺,频繁更换或不无关系。据悉,自2017年成立至今,三年多时间该行行长已经换了三次。

  不同于大中型银行,民营银行起点低,规模小,因此对于风险的管控能力不容忽视。中关村银行的规模扩张速度与盈利指标增速是值得肯定的,但在业绩增速加快的背后,风控指标逐年差劲的弊端开始显现。

  助贷机构“包装”借款人,

  中关村银行疑涉违规发放经营贷

  据自媒体“独角金融”报道,北京中关村银行的经营贷业务存在通过助贷机构包装贷款人资质等情况。该行通过两家助贷机构——北京厚泽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泽金融)和北京亿联智慧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亿联科技”),多位不符合经营贷硬门槛的人士在前述2家助贷机构的协助下顺利在北京中关村银行拿到了经营贷。

  据报道,中关村银行一位借款人刘某某,于今年2月3日突击成立了一家注册资本100万的公司,2月4日这位借款人通过亿联科技渠道申请了400万元的贷款,3月3日,这家公司注册刚满一个月时,借款人刘某某的申贷结果显示为“放款成功”。

  另一位套取了“经营贷”的李女士,她的贷款资金是用于偿还二套房贷了,她说:“经营贷的利息6%比二套房贷6.12%要低,生活在一线城市压力太大,能省则省。”

  针对违规“经营贷”流入楼市的监管于今年越来越严格,4月16日,在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肖远企再次强调,“发放‘经营贷’是为了满足生产经营的资金需求,如果挪用到房地产市场就属于违规,也破坏了贷款合同的执行。作为监管部门,我们要求必须纠正。银行也有义务和责任进行贷款跟踪,防范资金流向出现问题”。

  中关村银行之举无疑是在钢丝上跳舞,但这也已经不是中关村银行第一次因贷款管理问题触碰红线……

  业绩掉队,

  资本充足率连续三年下降

  据统计,截止目前国内已有19家获批开业的民营银行,其中6家银行主要股东具有互联网背景,并且发展十分迅速。同样作为主要股东具有互联网背景的北京首家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的业绩显然已经掉队了。在这六家银行中,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资产规模已于去年突破千亿,势头甚至赶超A股上市银行;有四家银行实现营收破十亿,中关村银行被甩在了队尾。

  截至2020年末,中关村银行总资产规模349.94 亿元,该行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14 亿元,同比增长59.7%;实现税后净利润2.03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63.21亿元。其中,去年该行经营贷的贷款规模16.3亿元。

  但不得不承认,中关村银行的规模扩张速度与盈利指标增速是值得肯定的,但在业绩增速加快的背后,风险控制指标逐年差劲的弊端开始显现。

  从资本充足率来看,截至2020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14.35%,较上年末大跌17.4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均为13.71%,较上年末下降16.87个百分点;据统计这已经是该行连续三年资本充足率下滑,且于2020年下滑幅度最大。除此之外,该行不良贷款率为0.89%,而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0。

  三年换三位行长,

  管理混乱收罚单

  值得注意的是,中关村银行在贷款管理方面存在较大缺陷。在与第三方机构合作过程中,中关村银行因审核不严涉嫌违规发放经营贷一事已经不是该行第一次因贷款管理问题触碰红线。

  2020年12月18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北京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北京中关村银行存在个人贷款管理存在较大缺陷、资产转让不合规违法违规行为,北京银保监局对其责令改正,并给予合计8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个人贷款管理出现问题,业界人士认为这与中关村银行高管频繁更换不无关系。自2017年成立至今,该行行长已历经三次更迭。

  该行首任行长是王萌,但王萌在中关村银行刚开业三个月后就辞职离任。此后的一年半时间内,中关村银行行长职位一直处于空缺状态。

  直到2019年,肖瑞彦于2019年4月获批上任,正式任职中关村银行行长一职。然而任职时间不足10个月,肖瑞彦于今年1月辞去该行行长职位。

  2020年9月17日,经历行长职位再次空缺8个月后,中关村银行迎来第三位新行长:杨新军任职中关村银行的董事、行长。


微信